神所稱許的睡覺(一)~(四) 神所稱許的睡覺(一)~(四)
  • 【心靈小品】

~ 神所稱許的睡覺(一) ~

【前言】

    我們已交通了「沉睡信徒當覺醒──談不該睡的覺」,特別提到了七種不當睡卻睡熟了的人,因此就帶下許多不正常的光景,就像:不能禱告(斷了交通);不能聽見(奧秘指示);不識時候(瞎子領路);陷入迷惑(靈裡軟弱);易遭大禍、犯大罪(帶下咒詛);給仇敵機會(影響教會);終必至滅亡。

    這是說到「不該睡卻沉睡」的的光景,是值得我們警戒及儆醒的;可是另外有一種的睡覺,卻是聖經所稱許的,是合 神心意的睡覺,當然也是儆醒的。舉個例子來說,若有人心裡煩亂,或害怕、或憂慮,整晚難合眼、睜眼到天明,此人雖醒、又豈是聖經所說的「儆醒」呢?反而因著他的不能睡覺、容易帶進其它的麻煩裡,這就不是儆醒。反之,如果一個人他的裡面有滿足、一無所缺,有平安、一無所懼的話,他的心裡能平靜、當然肉體就能安歇了,那麼他正常的睡覺就是出於  神的恩典,更是為主作了美好的見證。這就像詩篇所說:『我的心平,好像斷過奶的孩子在他母親的懷中;我的心在我裡面真像斷過奶的孩子。』──詩百三十一: 2

    一般能躺(睡)在母親懷中的,多半是嬰孩,但他們是因著需要(餵飽和呵護)而躺;但這裡說到另有一些不是嬰孩的人,他們也能躺在母親的懷中,這就是一件不簡單的事了;他們乃是為著親近而親近,為躺臥而躺臥,不是對母親存有甚麼需求;這樣一來,母親的心就得到滿足,因為在這世界上,太多太多的人是一旦長大了,就離開了生他的母親,我們想想:父 神待我們不也是這樣?祂未曾留下一樣好處不給我們,然而我們卻就像浪子一樣,常常離開家(基督、教會)在世界游蕩,充其量只在遇到難處、環境、試探、或挫折時,回到家裡一下,還是懷著一個目的,或是求幫助、或是求支援、或是求力量、或是求供應;浪子是從不曾享受躺在父 神懷中的甜蜜滋味的;路加福音十五章所記載的那個小兒子(浪子),當他離家在外漂流時,那個景況是十分的悲慘淒涼的,因為他是斷絕了從父親來的供應;不過感謝 神!當他醒悟過來後他選擇了回家(對基督徒而言,就是『住在基督裡』),結果是父親的心滿足了,小兒子也真正的得了安慰。經上說:

    『(父親說)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、失而又得的。他們(父親和小兒子)就快樂起來。』──路十五:24

    這與耶穌在約翰福音十五章,祂以「主是真葡萄樹」為題來說基督徒『住在基督裡』的原則是一樣的,主說:

    『這些事(指住在基督裡)我已經對你們說了,是要叫我的喜樂存在你們心裡,並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足。』──約十五:11

    惟有住在基督裡,我們這個人才能滿足 神的心, 神有了喜樂、我們就有喜樂;反之,若一個人得救後,他老是不肯住在家裡,老是在外遊蕩,他是不可能從  神得滿足的。

    為甚麼我們不能在基督裡,靠著祂好好的睡上一覺呢?這個睡在主看來是美的,耶穌說:

    在我裡面有平安。在世(地)上,你們有苦難;但你們可以放心,我已經勝了世界。』──約十六:33

    耶穌已經為我們作了得勝的元帥,只要我們在祂的裡面,我們就可以享受,因祂常常就賜給我們『意外的平安,保守著我們的心懷意念』,使我們在極煩亂之間,不但能安靜下來,而且能安睡,這就是在 神裡面的『休息』,所以詩篇記著說:

    『你們要休息,要知道我是 神!』──詩四十六:10

    而這樣的安睡,恐怕非真正儆醒的人,還真做不到呢!以下我們就由聖經中三處記載的榜樣,來看怎樣才是「睡當睡的覺」。


   微僕 敏椿 撰文

 110年 9月13日清晨

  • 【心靈小品】

~ 神所稱許的睡覺(二) ~

    以下我們分享聖經三處記載「睡當睡的覺」的榜樣。

一、主耶穌:

    海裡忽然起了暴風,甚至船被波浪掩蓋;耶穌卻睡著了。』──太八:23-27

    耶穌和門徒一起乘船渡海,祂們的目的是要到對面的加大拉,去拯救那兩個被鬼附著的人。海裡忽然起了暴風,甚至船被波浪掩蓋,聖經說:此時『耶穌卻睡著了』。主耶穌所作的事,沒有一件不好的,都是討父  神喜歡的,包括這裡的睡覺,實在都是好的,祂能在惡劣的環境中,在搖晃的小船上睡著,可見祂心中靠  神是如何的平靜安穩,所以就從  神得力,  神的話說:

    『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;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;』──賽三十:15

    針對耶穌所行「平靜風和海」的這個神蹟,我們另外有些交通,各位想想:耶穌那天是到加大拉去救被鬼附著的人,而在渡海的旅程中,海裡突然起了暴風,所以這場大風浪,絕不是偶然的,必和鬼有關係。從主耶穌斥責風和海的事看來,風和海既都是沒有位格的景象,何需斥責?(就像一個人絕不會向桌子生氣、大聲的斥責它;因為你罵它、它也聽不懂,反而顯出你這個人有問題呢!)主耶穌的斥責風和海,說明了幾件事:

 (一)祂就是宇宙天地萬物的創造者,因為就連風和海(指所有的環境)都聽祂的調度。

 (二)祂斥責風和海,證明在環境的背後,必有一個掌管者在操縱,這操縱者就是魔鬼;魔鬼最善於偽(化裝),牠在一切的人、事、地、物的背後,藉著這些(所興起的環境)來迷惑、欺騙、攔阻人信主、愛主、跟從主;並且魔鬼一直的興風作浪,企圖阻止主耶穌在地上所要作的工作。

 (三)根據這個原則,有些人好端端的心裡會突然起了風波,就像生出歪念、惡念、邪念等。有的人家裡會莫名的起風波,處裡不當,小事故極易變成大禍。個人是如此、各家是如此,整個的社會、國家、乃至世界的潮流,不也是隨時會起風浪麼!這些風浪的背後,實際都是撒但魔鬼在攪的局,牠要藉著風浪吞噬人。一般的人不知道風浪的來源,就給外面的環境嚇著了,就像門徒喊的『我們喪命哪!』人的力量何等的有限,對這些環境當然就沒可奈何了,只好隨波逐流、載浮載沉,這是沒有認識主的人可憐的光景。感謝主!我們信耶穌的人,就都清楚這些環境的背後那股力量,所以保羅說:『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,乃是與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。』──弗六:12

    同時我們還要認識這位與我們同在的主,經上說:『小子們哪!你們是屬  神的,並且勝了牠們;因為那在你們裡面的,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。』──約壹四: 4

    感謝  神!大能、全能的主已經與我們信的人合為一靈(林前六:17),等於就在同一條船上了。魔鬼掀起來的風浪不論如何大,只要主起來說一句話,一切就要平息下來,因為主是天地的主,誰敢不聽祂呢?  神的話說:『耶和華在天上立定寶座;祂的權柄統管萬有。』──詩一○三:19

 (四)『耶穌卻睡著了』──主耶穌能在惡劣、兇險的環境中睡著了,就祂而言,祂是天地的主,祂能調度一切;但是就門徒而言,他們怎能讓主耶穌睡著了?原因是他們沒有與祂交通的。你們不要歇息,也不要使祂歇息,直等祂建立耶路撒冷,使耶路撒冷在地上成為可讚美的。』──賽六十二: 6- 7

    如果教會中的弟兄姊妹都恆切禱告主,主就不能歇息了。

 (五)『門徒來叫醒了祂,說:主啊,救我們,我們喪命啦!』這是今天我們的得救之道,若我們肯放下人的辦法,同心呼求主,這一喊主,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方法。主一斥責,『風和海就大大地平靜了』,門徒們希奇說:『這是怎樣的人?連風和海也聽從祂了』。非常可惜的是這樣大的經歷,卻還不能開啟門徒們的茅塞,他們對主的認識還是不夠,以至在這條跟隨主的道路上,他們仍是軟弱的跟隨。


   微僕 敏椿 撰文

 110年 9月14日清晨

  • 【心靈小品】

~ 神所稱許的睡覺(三) ~

二、亞當:

    『耶和華  神使他(亞當)沉睡,他就睡了;於是取下他的一條肋骨,又把肉合起來。』──創二:21

    這是  神造女人時的動作──  神使亞當沉睡。夏娃是在亞當睡的時候造出來的;  神絕不會叫亞當作不當作的事。  神叫亞當睡去,可見這個睡不是惡睡,乃是  神的心意。

    我們都曉得,亞當的睡,是預表主耶穌的死,而夏娃的造成則是代表教會的產生。夏娃是在  神自己的動作中,是在亞當極安靜、極平安裡造出來的;教會的產生,又何獨不然!從主耶穌被捉開始,經過受審,再到祂被釘死在十字架上,祂沒有多說一句話,更有許多的時候,祂是閉口不言的,經上說:『祂被欺壓,在受苦的時候卻(卻自卑)不開口;祂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,又像羊在剪毛人的手下無聲,祂也是這樣不開口。因受欺壓和審判,祂被奪去』──賽五十三: 7- 8

    『祂口裡也沒有詭詐。祂被罵不還口;受害不說威嚇的話,只將自己交託那按公義審判人的主。』──彼前二:22、23

    羊怎樣在剪毛人的手下無聲,主耶穌也照樣不開口。祂的死,是祂自主的,祂將自己交給  神(祂的復活也是自主的),正如人將自己放在床上去睡覺一般。

    在前面我們看見祂在大風浪中的平安;在此我們又看見祂在受苦、受審、被釘中的平安。是的,今天我們要來談教會的復興,必須要看見教會就是在這樣平靜安穩的現象中產生的,因此就要恢復  神當初造女人時的心意,乃是完全讓  神來作,所有人的意念都要停止下來。復興的教會不是一個喧嚷、爭競、心懷不平的教會,復興的教會也必定是在『平靜安穩』(得力)中產生的。


   微僕 敏椿 撰文

 110年 9月15日清晨

  • 【心靈小品】

~ 神所稱許的睡覺(四) ~

三、彼得

    希律拿了彼得,收在監裡,要提他出來的前一夜,彼得被兩條鐵鍊鎖著,睡在兩個兵丁當中。天使拍彼得的肋旁,拍醒了他』─徒十二: 4- 7

    四福音中的彼得曾有兩次的貪睡,因此就帶下「聽不見」和「迷惑」的光景;可是在五旬節後,彼得被聖靈充滿,他不再在靈裡貪睡了。使徒行傳中的彼得,可真是脫胎換骨的人,實在是判若二人──前者由於貪睡,後者出於儆醒。

    不但如此,使徒行傳中的彼得,他完全的倚靠  神的大能,靠聖靈在地上行走;他不但不再作糊塗事,且所有的行事,乃為討  神的喜歡,可謂舉止行動都合宜。故此,我們就不能單單的只說彼得曾因沉睡、所帶下來的軟弱光景,我們也要來說彼得的另一面──他被聖靈充滿後,是如何的「醒」的合宜,又如何的「睡」的安穩。

    有關彼得「醒」得宜的事,從使徒行傳第二章就開始記載,一直到第十二章,關於這部份我們暫時不交通,我們只看當中的一次他睡著的事,這個睡,乃是合宜、安穏、得勝的睡。

    彼得被希律王捉在內監、鎖在牢房中(這是臨到彼得的環境),就在要提他出來受審的前一個晚上(可能第二天性命就不保了),希律基於前次曾有天使搭救彼得的經驗,這回不但收在內監,更有層層鎖鍊(物)鎖住他、旁邊還有有兩個兵丁(人)看守著,但他一點也不受環境(人、事、地、物等)的影響,因為在他裡面的比外面世界的更大,所以他能睡,且睡得甘甜,必須要天使拍他的肋旁他才醒的過來(據說此法叫醒人最有效,若拍其他地方有時還不容易醒呢!),試問這一個睡好不好?實在是好,簡直可以媲美主耶穌在大風浪中的睡,和祂受苦、受審、釘死時的平安。前後彼得的光景,前則顯出他的失敗(肉體),後則見證他的成功(成熟)。而他成功的秘訣在完全的倚靠  神、順服  神!即使他知道明天就要被處死了,換成過去的老彼得,一定會是大喊及哀號的,但如今藉著彼得的睡,說出他裡面的勇敢,也表明他堅心倚靠主的心志,他既已交託給主,就自己不再擔重擔,他就在環境中享安息,這就如同拿俄米對媳婦路得所說的:『妳只管安坐等候,看這事怎樣成就』──得三:18

    這是完全交託主的人應有的態度。彼得在如此遭難兇險、性命交關的環境中,他不但能安坐、而且能安睡,在重重的鎖鍊限制、層層的兵丁看守中,彼得視若無事,各位可想,他心中是何等的平安!這也是他完全順服的表現;他只體貼  神的心、不再體貼人的意了。裡面有基督、就是至寶,所以生也好、死也好,他總是主的人,  神自有美意,他不必擔心。

    我們看見五旬節以後的彼得,多次是以儆醒祈禱榮耀  神,而這次他乃以「睡」來榮耀  神;所以這樣的睡,其實就是儆醒。


【結論】

    今天我們若要教會「復興」,所有陷在沉睡中的基督徒都當醒起來,也就是「靈裡的儆醒」。不當睡的覺就不睡,當睡的覺就就好好的睡,或睡、或不睡,在主裡都是儆醒。

    基督徒若能儆醒,就必定能愛慕  神的話,也能進入話的裡面,更能活出話的生活。雖然肉身尚在時空中,但是靠主的話,就能是個靈裡剛強,既不打盹、也不睡覺的人。這樣一來,我們就能禱告、能聽見主的聲音、能不陷入迷惑、能分清時候、能不犯大罪(大禍)、能不給魔鬼留任何機會、就不至滅亡。經上說:『你們都是光明之子,都是白晝之子。我們不是屬黑夜的,也不是屬幽暗的。所以,我們不要睡覺像別人一樣,總要儆醒謹守。』──帖前五: 5、 6

    再者,我們靠主睡該睡的覺,就是我們完全的倚靠祂、順服祂;外面的一切環境都不入我們的耳目,裡面信心所作成的工夫,就是單單的仰望  神的憐憫,就能在敬虔中享受美睡。所羅門王說:『惟有耶和華所親愛的,必叫他安然睡覺。』──詩一二七: 2

    末了,再一次提醒:睡覺的基督徒都醒起來罷!


   微僕 敏椿 撰文

 110年 9月16日清晨


© 2021真善美協會 404台中市北區忠明路502-7號B1 (04)2233-2002
版權所有,若非事先經權利人及本網站授權,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複製、改作、及編輯。如需聯結合作,請與我們聯繫。